dnsleaktest  >  翻墙梯子
绿色加速器

加速器 “是的。”廖青染手指点过桌面上的东西,“这几味药均为绝世奇葩,药性极烈,又各不相融,根本不可能相辅相成配成一方——紫夜当年抵不过你的苦苦哀求,怕你一时绝望,才故意开了这个‘不可能’的方子。” 加速器 “若不能击杀妙风,”他在黑暗里闭上了眼睛,冷冷吩咐,“则务必取来那个女医者的首级。” 加速器 为她打着伞,自己大半个身子上却积了厚厚的雪。 加速器 她将圣火令收起,对着妙风点了点头:“好,我明日就随你出谷去昆仑。” 绿色果然不愧是修罗场里和瞳并称的高手!

绿色薛紫夜不出声地倒抽一口冷气——她行医十多年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诡异情形。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,居然能这样神出鬼没? 绿色“谷主!谷主!”绿儿跑得快要断气,撑着膝盖喘息,结结巴巴说,“大、大事不好了……谷口、谷口有个蓝头发的怪人,说要见您……” 绿色她用颤抖的手将碎土撒下。夹杂着雪的土,一分分地掩盖上了那一张苍白的脸——她咬着牙,一瞬不移地望着那张熟悉的脸。这把土再撒下去,就永远看不到了……没有人会再带着她去看北极光,没有人在她坠入黑暗冰河的瞬间托起她。 绿色雪怀……这个名字,是那个冰下少年的吗——那个和瞳来自同一个村庄的少年。 加速器 她僵在那里,觉得寒冷彻心。

加速器 看来,那个号称修罗场绝顶双璧之一的妙风,方才也受了不轻的伤呢。 加速器 是幻觉? 加速器 自从三天前中了七星海棠之毒以来,那个曾经令天下闻声色变的绝顶杀手一直沉默着,任剧毒悄然侵蚀身体,不发一言。 加速器 不等妙风回答,她娇笑着从白玉桥上飘然离去,足下白雪居然完好如初。 绿色这个乐园是大光明宫里最奢华销魂的所在,令所有去过的人都流连忘返。即便是修罗场里的顶尖杀手,也只有在立了大功后才能进来获取片刻的销魂。

绿色“是!”大家惴惴地低头,退去。 绿色她脱口惊呼,然而声音未出,身体忽然便腾空而起。 绿色她缓缓醒转,妙风不敢再移开手掌,只是一手扶着她坐起。 绿色妙风被她吓了一跳,然而脸上依旧保持着一贯的笑意,只是微微一侧身,手掌一抬,那只飞来的靠枕仿佛长了眼睛一样乖乖停到了他手上。 加速器 妙风点点头:“妙水使慢走。”

加速器 “难得你又活着回来,晚上好好聚一聚吧!”他捶了霍展白一拳,“我们几个人都快一年没碰面了。” 加速器 那个强留了十多年的梦,在这一刻后,便是要彻底地结束了。从此以后,她再也没有逃避的理由。 加速器 那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……不惜欺骗她伤害她,也不肯放弃对自由和权欲的争夺。 加速器 他忽然呼号出声,将头深深埋入了手掌心,猛烈地摇晃着。 绿色“那、那不是妖瞳吗……”

绿色那些事情,其实已然多年未曾想起了……十几年来浴血奔驰在黑暗里,用剑斩开一切,不惜以生命来阻挡一切不利教王的人,那样纯粹而坚定,没有怀疑,没有犹豫,更没有后悔——原本,这样的日子,过得也是非常平静而满足的吧? 绿色瞳究竟怎么了? 绿色那是《葛生》——熟悉的曲声让她恍然,随即暗自感激,她明白妙风这是用了最委婉的方式劝解着自己。那个一直微笑的白衣男子,身怀深藏不露的杀气,可以覆手杀人于无形,但却有着如此细腻的心,能迅速地洞察别人的内心喜怒。 绿色“怎么?不敢分心?”飞翩持剑冷睨,“也是,修罗场出来的,谁会笨到把自己空门卖给对手呢?” 加速器 “是!”属下低低应了一声,便膝行告退。

加速器 他从楼兰末代国王的儿子雅弥,变成了大光明宫教王座下五明子中的“妙风”,教王的护身符——没有了亲人,没有了朋友,甚至没有了祖国,从此只为一个人而活。 加速器 剑尖霍然顿住,妙水扔开了妙风,闪电般转过头来,弯下腰拉起了薛紫夜恶狠狠地追问,面色几近疯狂:“什么?你刚才说什么?你叫他什么!” 加速器 她笑着松开染满血的手,声音妖媚:“知道吗?来杀你的,是我。” 加速器 他一惊,她却是关上门径自走远了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牢里,便又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。 绿色虽然他的伤已经开始好转,也不至于这样把他搁置一旁吧?

绿色她想用金针封住他的穴道,然而手剧烈地颤抖,已然连拿针都无法做到。 绿色——怎么了?难道妙水临时改了主意,竟要向薛紫夜下手?! 绿色他只来得及在半空中侧转身子,让自己的脊背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,摔落雪地。 绿色他诧异地抬起头,却看到一道雪亮的光急斩向自己的颈部! 加速器 “那是第二个问题了。先划拳!”